【二】“奶粉”與商品歸類“互排條款”專輯(總第20期)
時間: 2014-02-24
【編者按】
  本期刊登的商品歸類“互排條款”研究一文,將引導大家把研究的對象不僅是著眼于繁雜而又具體的商品本身,而是進一步上升到對H.S. 結構的編排、整個H.S. 體系的形成規律的探索。
  如果是潛心研究過H.S. 的人士,會發現H.S. 是把參與國際貿易的無數商品按照一定的分類結構編排出來的。為了不使一種商品在整個結構中同時在幾個地方出現(不是可能出現),一定會在“分類結構”中制定一系列“規則”,既“約束”H.S. 的編排者本身,又“引導”H.S. 的使用者們。
  正是因為有了一系列的“規則”,進而才能使H.S. 這種商品分類結構自成體系,成為當今國際貿易產業鏈眾多參與部門必須采用的“基礎法規體系”。
它明顯有二個特征:商品編排的唯一性;商品編排的系統性。
  而保證上述二個特征的實現,依靠的正是一系列“規則”。就是:類注釋;章注釋;分章注釋;稅目條文;子目條紋;歸類總規則。(歸類總規則非常重要且實用,但它的法律地位、實施順序是排在最后的。也就是只有在它前面所有“規則”都不能采用時,才能實施。這就是規則的“實施順序”。)
  至此,大家可以明白,正是有了“類注釋、章注釋”等一系列“規則”,H.S. 對商品的編排才具有“唯一性”、“系統性”。而所謂的“互排條款”只不過是“注釋”文字里保證商品編排“唯一性”的描述而已。但是,大家千萬不要認為“互排條款”“太過善意呵護嬰兒,唯恐照顧不夠”,從正、反兩方面反復解釋。H.S. 的應用者們只要忠實“注釋等條文”的研究、應用,就已上上大吉了。其次要注意,這些“互排條款”的法律地位要高于歸類總規則。
  就此而言,作者文章最后第二段結尾部分的觀點,似乎值得大家借鑒了。

                      【注:本欄目刊登的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br />

                       “奶粉”的歸類淺析 (吳瑕)

                   

  對于每一個家庭來說,最激動的事,莫過于迎接上天賜予我們最珍貴的禮物——小寶寶。這些純潔可愛的小天使,能給所有家庭成員帶來無與倫比的幸福和快樂!可是,剛剛降臨人間的小寶寶們又是非常脆弱的,需要我們全身心的去關愛和呵護。
  作為寶寶成長的關鍵,全面、及時、充沛的營養補充是至關重要的,而母乳則是寶寶最理想的營養來源。
  不過,有時候由于母親或寶寶的身體狀況或者是其它一些特殊原因,媽媽可能無法親自進行母乳喂養。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使用“奶粉”來替代母乳。
  我國海關部門非常關注嬰兒奶粉類商品,為了確保每一個有需要的小寶寶都能喝上健康、純正、營養、適合的奶粉,曾經多次建議對奶粉類商品進行調整,包括增列子目、給予優惠的暫定稅率、調整子目范圍等等。
  但是,正因為“奶粉”類商品近幾年來頻繁調整。所以,可能導致部分從業人員對“奶粉”的歸類出現概念混淆。下面,筆者試對“奶粉”類商品的歸類做一個歸納和總結,供各位參考。
  如果學習過《協調制度》的話,應該都知道,《協調制度》作為一種商品分類體系,是按照一定的規律來編排的。而其中比較重要的一條規律,即“按加工程度,由低到高排列”。換言之,無論是類、章、品目的編排,都是依據此規律來進行的。
  “奶粉”類商品當然也不例外。其按加工程度大致可分為三類:
  首先,我們來介紹一下最初級的“天然奶粉”——
  “天然奶粉”是以新鮮牛奶或羊奶為原料,用冷凍或加熱的方法,除去乳中幾乎全部的水分,干燥后添加適量的維生素、礦物質等加工而成的食品(如下圖)。
                    
                       天然奶粉
  這種狀態的“奶粉”是奶粉類商品中最初級的狀態,僅僅就是將鮮奶脫水、干燥后制成粉末狀。
  依據第四章“乳品;蛋品;天然蜂蜜;其他食用動物產品”的總注釋:
  “本章包括:
  一、乳品。
 ?。ㄒ唬┤?,例如,全脂乳及半脫脂或全脫脂的乳。
......
  上述第(一)項至第(五)項的產品,除含有天然乳成分(例如,添加維生素或天然鹽的乳)外,還可以含有乳品液態運輸時為保持其天然濃度而加入的少量穩定劑(例如,磷酸二鈉、檸檬酸三鈉、氯化鈣)及少量抗氧劑或乳中一般沒有的維生素。這些乳品還可含有加工所需的少量化學品(例如,碳酸氫鈉);成粉狀或粒狀的乳品可含有防結素(例如,磷脂、無定形二氧化硅)?!?br />  從上述注釋條文可以看出,初級狀態的“天然奶粉”符合其描述,故通常應按“濃縮、加糖或其他甜物質的乳及奶油”歸入品目04.02。
  但是,眾所周知,由于嬰幼兒的消化系統發育尚不完全,不能直接食用牛乳或普通奶粉。比如,“天然奶粉”中含有“酪蛋白”,而嬰幼兒對酪蛋白的分解能力很弱。長期食用會造成消化不良,嚴重一點可能加大腎功能壓力,甚至有可能引起小腸道出血。
  所以,為了使其適合嬰幼兒食用,人們對“天然奶粉”進行了改良,生產出了所謂的“配方奶粉”(見下圖)。
                  
                       配方奶粉
  “配方奶粉”又稱“母乳化奶粉”,是以牛乳或其他動物乳或其他動植物成分為基本成分,適當添加營養素,可供給嬰兒生長與發育所需營養的一種人工食品,用作母乳的替代品。
  與普通奶粉相比,“配方奶粉”去除了部分酪蛋白,增加了乳清蛋白;去除了大部分飽和脂肪酸,加入了植物油;加入乳糖,含糖量接近母乳;降低了鈣等礦物質的含量以減輕嬰兒腎臟負擔;添加了微量元素、維生素以及某些氨基酸等,使之更接近母乳。
  對于這種由“天然奶粉”經加工后制得的“配方奶粉”,第四章總注釋中的排他條款對其有明確規定:
  “此外,本章也不包括下列各項:
 ?。ㄒ唬┮匀槠窞榛境煞种瞥傻氖称罚ㄖ饕獨w入品目19.01)。
 ?。ǘ┮砸环N物質(例如,油酸脂)代替乳中一種或多種天然成分(例如,丁酸脂)而制得的產品(品目19.01或21.06)?!?br />  所以,上述“配方奶粉”一般應歸入品目19.01——“品目04.01至04.04所列貨品制的其他品目未列名的食品”或品目21.06——“其他品目未列名的食品”。
  那么,什么樣的“配方奶粉”歸入品目19.01,什么的“配方奶粉”歸入品目21.06呢?這其實也與加工程度有關,讓我們來看兩份海關總署的公開歸類決定:
  一、嬰幼兒二段配方奶粉(W2012-001)
  商品描述:
  粉狀,由脫鹽乳清粉、脫脂奶粉、混合植物油、乳糖、低聚半乳糖漿、濃縮乳清蛋白、魚油、維生素、礦物質和食品添加劑制成,零售包裝,凈重700克。該產品用水沖調后供6個月及以上的嬰兒和幼兒食用。
  歸類依據:
  根據歸類總規則一及六,協調制度歸類意見匯編(第二版)增補第16號 (NG0173E1a) (WCO協調制度委員會第46次會議通過)
  從上述“嬰幼兒二段配方奶粉”的成份含量可以看出,其仍以“脫鹽乳清粉、脫脂奶粉等”為主,適量添加了魚油、食品添加劑等第四章總注釋不允許添加的配料。
依據品目19.01的注釋條文——
  “三、品目04.01至04.04所列貨品制的其他品目未列名食品,不含可可或按重量計含全脫脂可可低于5%
  本品目的食品不同于品目04.01至04.04所列的產品,它除含天然乳外,還含有品目04.01至04.04所不允許添加的配料。品目19.01包括:
 ?。ㄒ唬┕胗變菏秤没驙I養用的粉狀或液狀食品,除含乳以外,還含有添加的輔料(例如,谷物片、酵母)。
 ?。ǘ┯媚撤N物質(例如,油酸脂肪)替代一種或多種乳成分(例如,丁酸脂肪)制得的含乳食品”
  所以,上述“嬰幼兒二段配方奶粉”符合品目19.01的定義,應歸入稅號:1901.1010。
  二、安嬰兒A+無糖嬰兒配方奶粉(Z2013-0003)
  商品描述:
  該商品主要成分為:玉米糖漿固體53.62%、精煉植物油27.81%、牛奶分離蛋白13.16%、礦物質3.88%以及維生素等。其中牛奶分離蛋白是經物理過濾去除脫脂鮮奶中的乳糖后,經高溫滅菌、高壓固化及噴霧干燥而獲得,主要成分為天然牛奶蛋白(含酪蛋白和乳清蛋白)等。
  歸類依據:
  該商品中的牛奶分離蛋白不屬于品目04.01至04.04所列的商品,因此該商品不能歸入品目19.01項下。根據歸類總規則一及六,該商品應歸入稅則號列2106.9090。
  通過上述歸類分析可以看出,“安嬰兒A+無糖嬰兒配方奶粉”的加工程度比之品目19.01項下的普通“配方奶粉”又更進一步。其所含“牛奶分離蛋白”是經物理過濾去除脫脂鮮奶中的乳糖后,經高溫滅菌、高壓固化及噴霧干燥而獲得,其主要成分為天然牛奶蛋白(含酪蛋白和乳清蛋白)(第三十五章)等。
  換言之,上述“安嬰兒A+無糖嬰兒配方奶粉”中,不含“品目04.01至04.04所列貨品”,故不應歸入品目19.01。而應按“其他品目未列名的食品”歸入品目21.06項下。具體稅號:2106.9090。
  通過上述兩份公開歸類決定,我們應該可以理解品目19.01項下的“配方奶粉”與品目21.06項下的“配方奶粉”之間的區別——即成份含量及加工工藝上的不同。
  其實,品目21.06項下的“配方奶粉”有一個更專業的稱呼——“特殊配方奶粉”(見下圖)
                   
                     特殊配方奶粉(無乳糖配方)
  據相關部門統計,我國每年新出生嬰兒約1500萬,其中部分嬰兒由于各種疾?。ɡ?,乳糖不耐、乳蛋白過敏等)的影響,不能喂養母乳或普通嬰兒配方奶粉。對于這些特殊的寶寶,只有特殊的配方奶粉才可以讓他們健康地成長,更是這些嬰兒生命早期或相當長時間內賴以生存的主要食物來源。
  我國衛生部組織制定了《特殊醫學用途嬰兒配方食品通則》(GB25596-2010)。在其附錄中,將“特殊配方奶粉”細分為六種(見下圖)
                 
  上述部分“特殊配方奶粉”于品目21.06項下有具體列名(見下圖)
                 
  綜上所述,奶粉類商品按其加工程度可分為三類:“天然奶粉”、“配方奶粉”及“特殊配方奶粉”。
  他們之間的主要區別就在于成份含量及加工工藝?!疤烊荒谭邸睘樘烊蝗楦稍锖笾瞥傻某跫墵顟B(品目04.02)。以其為基礎,添加一些第四章總注釋所不允許添加的營養成份,則成為“配方奶粉”(品目19.01)。再將“配方奶粉”中的某些成份進行處理(例如,乳蛋白部分水解),使其不具備品目19.01的特征,即成為“特殊配方奶粉”(品目21.06)。

                         商品歸類“互排條款”研究?。愓骺疲?/b>

  “排除條款”在歸類中的主要作用是確定一種商品歸入不同稅目的優先層級,例如由于第三十九章章注二已明確該章不包括34.04的蠟,那么即使一種商品的成分符合第三十九章章注五(三)平均至少有五個單體單元的其他合成聚合物的規定,只要其具備品目34.04規定的蠟質特性,則該商品仍應優先歸入34.04,而非第三十九章,即在商品歸類層級中,排除條款里的被排除對象總是優先于排除主體。然而,在歸類實踐中還常見這么一種現象,即存在兩條不同的排除條款,它們各自的排除主體和被排除對象間存在交集,也因為看上去兩者似乎是互相排除的,一些歸類工作者將這類條款稱為“互排條款”。
  “互排條款”的一個實例是第十六類類注一(十二)明確該類不包括“第九十章的物品”,而同時第九十章章注一(七)也明確該章不包括“品目84.13的裝有計量裝置的泵;計數和檢驗用的衡器或單獨報驗的天平砝碼(品目84.23);升降、起重及搬運機械(品目84.25至84.28);紙張或紙板的各種切割機器(品目84.41);品目84.66的用于機床上調整工件或工具的附件,包括具有讀度用的光學裝置的附件(例如,“光學”分度頭),但其本身主要是光學儀器的除外(例如,校直望遠鏡);計算機器(品目84.70);品目84.81的閥門及其他裝置;品目84.86的機器及裝置(包括將電路圖投影或繪制到感光半導體材料上的裝置);”由于84.13等品目本身就屬于第十六類,因此這兩條注釋就形成了一組“互排條款”。由于排除條款的作用是確立歸入稅目的優先層級,于是將上述兩條注釋獨立開來理解,就存在“第九十章物品優先于第十六類”和“品目84.13的裝有計量裝置的泵優先于第九十章”這兩層看上去相互矛盾的關系了。
  盡管大多數歸類工作者都認為裝有計量裝置的泵應依據第九十章章注一(七)歸入品目84.13而選擇性無視第十六類類注一(十二)是再自然不過的思路,但少有人會去細究其背后隱含的邏輯關系,即第九十章章注一(七)優先于第十六類類注一(十二)應用的根本依據是什么?筆者認為一種解釋方式是將以上兩者整合理解為:“第十六類不包括第九十章的物品,但品目84.13的裝有計量裝置的泵……除外”,顯然不可能整合成相反的形式,如“第九十章不包括品目84.13的裝有計量裝置的泵……,但第十六類商品除外”,因為一個集合只能作為包含自身的更大范圍集合的例外,此處必須服從界定范圍的從屬關系。
  上述整合的理解方式可以有效解釋為何第九十章章注一(七)優先于第十六類類注一(十二)的事實,但同時也存在其局限性,即僅適用于一個排除條款的被排除對象與另一個排除條款的排除主體相同的情況,因為上述第十六類類注一(十二)的被排除對象和第九十章章注一(七)的排除主體均為“第九十章”,而對于其他類型的“互排條款”則不適用這種方法。其他類型的“互排條款”包括第三十九章章注二(十九)以及第十七類類注二(二),前者規定第三十九章不包括第十七類的航空器零件及車輛零件,而后者明確第十七類不包括第十五類注釋二所規定的賤金屬制通用零件(第十五類)或塑料制的類似品(第三十九章)。兩者排除主體和被排除對象間雖然存在交集,但因界定范圍并非完全等同,因此不適合用前述方法將兩者整合成一條等價的條款。不過在實際操作中,我們仍然優先考慮第十七類類注二(二)將用于第十七類車輛的塑料制“通用零件”歸入第三十九章,而不是第十七類。至此我們得出一個適用范圍更為廣泛的推論:除條文另有規定以外,一組“互排條款”中被排除對象范圍比較具體的那個排除條款相對于被排除對象范圍不那么具體的條款層級更為優先。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都是在用公認的歸類結論倒推“互排條款”的應用規則,并且得出了相應的推論,但如果“互排條款”所涉及的歸類結論均如此顯而易見,那么本文所討論的問題就會顯得多此一舉,因此接下去筆者將依據上述推論來探討那些存在爭議的議題,而這些議題往往是以“互排條款”的某類特殊形式示現的。
  由于“互排條款”的本質是排除主體和被排除對象間存在交集,因此它不僅可以以類注或章注的形式出現,同樣也可以表現為品目注釋的排除條款,甚至是品目條文本身。作為此類議題的一個典型案例,用作動物飼料的配制酶制劑涉及23.09和35.07兩個品目。因為23.09品目注釋中明確該品目不包括“第三十五章的蛋白物質”,而35.07品目條文就是“其他品目未列名的酶制品”,意即只要在其他品目列名的酶制品均優先于該品目,于是這里又形成了一組“互排條款”,而且歸類議題本身存在較大爭議,因為如果沒有一條可以參照的標準,很難確定23.09品目注釋的排除條款和35.07的品目條文何者更為優先。不過,我們發現23.09品目注釋排除的對象是具體一個章節下的一類物質,而35.07品目條文的排除對象則是除該品目之外所有可能和酶制品有關的稅目,顯然前者排除對象的范圍較后者更為具體,根據前述推論,被排除對象范圍比較具體的那個排除條款相對于被排除對象范圍不那么具體的條款層級更為優先,因此用作動物飼料的配制酶制劑應優先參照23.09品目注釋的排除條款歸入品目35.07,而非23.09。當然,目前處理上述23.09和35.07之爭的常見觀點是運用總規則三(一),如總署問答書2004-77、歸類指導意見W-3-5100-2005-0042等,即認為35.07品目條文較23.09列名更為具體,但僅歸類技術上而言,筆者認為一般不太適合用總規則三(一)來處理兩個存在互排關系的稅目,而且“其他品目未列名的酶制品”較“配制的動物飼料”列名更為具體的判斷本身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至于總規則三(三)從后歸類的思路則更不應列入考慮范疇之中了。
  商品歸類體系中不同稅目存在互排現象是一個不可回避的事實,為解決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筆者提出了一個潛在的假設,即除條文另有規定以外,一組“互排條款”中被排除對象范圍比較具體的那個排除條款相對于被排除對象范圍不那么具體的條款層級更為優先。這可能是源于法律體系中特別法優先于一般法適用的原則,也可能因為理論上商品歸類體系中不應存在哪條注釋是“錯誤”的,因此事實上每條注釋并非是孤立有效,這意味著除條文另有規定以外,一條注釋為了與其他注釋協調,可以僅適用于部分而不是全部其本身所定義的場合,這一潛在邏輯導致了那些定義范圍較大的排他條款必須讓步于范圍更具體的排他條款。









杏彩群 腾讯分分彩分析app软件 1分钟一开大发快三网址 七星彩预测推荐 快3官网 上证指数30年走势图 广东36选7计划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查询 股票开户选哪个券商好 北京28是一种什么彩票?